小品剧本;状告村支书

您的当前位置:九象范文网>演讲稿>小品剧本>小品剧本;状告村支书

小品剧本;状告村支书

小品剧本;状告村支书

时间:现代

地点:湘南某地

人物:

李大山,男,桥洞村支部书记(李)

谷马凤,女,大山妻(谷)

肖书记,男,某乡纪检书记(肖)

刘阿婆,女,五保户(刘)

幕启:水灾过后的萧条景象,一座临时搭建的茅草房,门紧闭着。

肖:(简装、朴实地上)乡里接到告状信,说是桥洞村支部书记李大山,克扣村民救灾款,乡里派我这个纪检书记来调查、核实,绝不能让腐败堕落行为滋生漫延。(走到草屋门前,扣门)屋里有人吗?

谷:(内应)有!还没有被水冲绝呢!

肖:嗯?怎么这么冲(chòng),也难怪呀,遭受这么大的灾害,谁心里都不好受!

李:(上,发现肖,惊讶地)肖书记,你来了?

肖:是呀是呀,刚上任就遇上这场五百年罕见的洪灾,乡里派我来看看。(含而不露地)大山,你们村是重灾区,你是村支部书记,分配给你们的救灾款、救灾物资的发放都按政策落实了吗?

李:肖书记,我们村的救灾款、救灾物资都已落实到各家各户,灾民都安顿下来了。得感谢各级领导和全社会的无私援助呐!

肖:倒房户的建房补助款都落实到户了?

李:落实了,落实了,各家都已经动工建新房!

肖:(指草屋)这一家怎么还……

李:这一家……这一家情况有些特殊!

肖:情况特殊?怎么个特殊,我进去看看!(欲进)

李:(急拦)哎……(小声地)肖书记,这家的女人有间歇性神经病,发起癫来,六亲不认!

肖:神经病?(略思)那更要关心哪,不能落下一个灾民不管哪!(又欲进)。

李:(又拦)别……肖书记,千万别去逗惹,走走走,到村委会去歇歇!

肖:大山支书,该不会“六月的大麻疯”见不得人吧!

李:这……

肖:去吧,你去忙你的事,我一个人到处看看,有事再打你电话!(推大山走)。

李:好,好!那我不陪你,我去各建房工地看看。

(走两步又返回)肖书记,这家女人有神经病,你是新来的,她不认识你,要小心啊!

肖:好好,你去吧,去吧!(李欲走,肖又拉住)哎,这女人叫什么名字?

李:叫……叫谷马凤,(小声地)外号叫马蜂,泼辣着呢,不过,心地还是善良!

肖:你不是说她有神经病吗?

李:对对对,不发病时倒也通情达理,一发病就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话都讲得出。

肖:好,我记住了,你走吧……(李下,肖敲草屋门),马蜂……(急止)我怎能叫人外号呢。(清清嗓),马凤在家吗?

谷:(内应)你不把建房款给我,你就别想进屋!

肖:大嫂——

谷:“我炒”?你还骂人?我叫你“炒”!(拿起扫帚,猛开门,一扫帚打在肖身上)。

肖:(一手蒙脑壳,一手挡扫帚,边说边退)哎哎……真是个癫婆嘞!

谷:(端详肖,见不是大山)啊?你……你是谁?

肖:我,我是乡政府的干部,姓肖,你就叫我小肖吧!大嫂,你病好些了吗?

谷:(莫明其妙地)病?我没病呀!

肖:(自语)唉,我也是,患神经病的人,怎么会说自己有病呢!

谷:肖同志,你找谁?

肖:我问你,你家房子被水冲掉了?

谷:冲掉了,房子、粮食、衣服、家具,什么都冲了,就剩下个光人!

肖:倒房户每家补助建房款4000元,发给你了吗?

谷:哼!你去问支书吧!(返入房内装“饭”吃)。

肖:(跟进房,指指谷的饭)你尽吃这马铃薯拌青菜,你家没发放救济粮吗?

谷:(大声地)我要你去问大支书李大山!(猛的放下碗不吃了,一屁股坐下,潸然地抹着泪)。

肖:(小声地)支书说,受灾户的救济粮、款等物资都落实到户了!

谷: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半个月了,我家就领了20斤大米!

肖:(怀疑地旁白)嗯?不像说病话呀,哦,间歇性,间歇性。哼,李大山呀李大山,你谎报情况,胡作非为,难怪有人告你的状。(对谷)大嫂,你对李大山有什么揭发的,你只管说,我会向乡里汇报的。

谷:听你说话,一定是乡里的主要领导啰!

肖:是的,我是乡里的纪检书记。

谷:照这样说,你可以撤去大山的支书职务啰!

肖:如果他真有错误,经乡党委研究,报县委批准,可以免去他的支书职务。

谷:那好,我说!肖书记,你亲眼看见了,人家吃白米饭,我吃马铃薯拌青菜,李大山不仅克扣我的救灾粮、油物资,还克扣我的建房补助款。每个倒房户补四千,他答应给我两千,两千就两千,让一些给特困户,可这两千的钱毛屎都还冒看见!

肖:(旁白)大山呀大山,你在这节骨眼上顶风作案,知法犯法,这可是要判刑的哪!

谷:肖书记,还有呢,李大山见了漂亮女人就……

李:(上)谷马凤,你在胡说什么?

谷:怎么啦,大支书,你心虚了吧!

李:肖书#from 本文来自九象www.9xwang.com,全国最大的免费范文网 end#记,你别听她胡说,她……

肖:她有神经病,我知道!

(刘阿婆拄着拐杖上)

刘:马凤,马凤哪——

谷:阿婆,你有事吗?

刘:没事,没事,那钱……

谷:那钱?

李:(急忙拦)阿婆,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吧,现在……

刘:我说完就走。(对谷)大山说,是你把你家的救灾款让给我两千,我特意来谢谢你们,我老伴的病有得治了!

谷:哦,我明白了!(拉过肖书记,耳语,有意让大山听见)肖书记,你也听见了,你看李大山扣着我的救灾款不发,却拿着去做人情。

李:(气恼地)马凤,你……放狗屁!

谷:肖书记,你看,当支书的还骂人!

李:骂人?你再瞎胡闹我可敢揍你!

谷:揍我?好呀,今天当着肖书记的面,我看你这个大支书有多大的胆。(凑过去)呐,你打,你打呀!不打就是我的崽!(年会小品剧本)

李:(扬手欲吓唬谷)。

肖:(严肃而威慑地)大山同志,你太不像话了,要不是我亲眼看见,我还真不相信呢!

谷:是呀,是呀,肖书记,你得给我作主,把他这个支书撤了,省得他耍威风。

肖:大山哪,你对群众态度粗暴事小,可是你克扣灾民救灾粮、款,这可是违法犯罪腐化堕落哪!要坐牢的,你知道吗?!

谷、刘:(大惊)坐牢?

肖:是呀,身为支部书记,知法犯法,要追究刑事责任的。

李:肖书记,她……

肖:知道,知道,间歇性的!

刘:肖……肖书记,李支书是好人哪,千万不能坐牢啊!你到村里家家户户问一下,哪一家不是经他扶持、带动致富的,全村大小事务,哪一件不是他在操心。我老伴重病缠身,卧床几年,他一次次送钱、送粮。这次水灾,他把分给他家的救灾粮油、救济款,都分别救济了我们几家五保户哪……这样的好人要坐牢,我老婆子代他去坐!

肖:啊?

李:阿婆,别说了,别说了,没事的!

肖:这可是群众举报的,白纸黑字呀!

刘:谁这么没良心哪,冤枉好人,这可要臭口烂舌哪!

谷:我……我,是我谷马凤告的!

肖、李、刘:(三人同时)你?

谷:是我!好汉做事好汉当!

李:你怎么不知轻重哪!

刘:是呀,这坐牢可不是儿戏哪!

谷:我就是不想让他当这个支书,才写了这封告状信,并不知道要坐牢的!

刘:唉,你呀,你呀!

谷:我也难哪!人家说大树底下好乘凉,可是我呢,他长年累月在外奔忙,回到家里端着饭碗也睡觉,家里的事他没空做也就算了,可总得顾自己的身体吧!

肖:慢,慢,你现在没发病吧?

刘:她有病?

肖:支书不是说她有神经病吗?(李暗自好笑)

谷:他才是神经病呢,全村两百多户人家,谁家缺盐,谁家缺米,他都知根知底,唯独不知道自家缺粮断炊!

李:有你撑着不就得了吗?

肖:慢,慢,搞了半天,你们俩是……

刘:唉呀,他们是两口子,马凤是支书的老婆!

肖:咳,这大水冲了龙王庙,怎么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?

谷:我就是不想他当村支书,一个村支书几品几级,长年村上村下忙个不停,又是建设和美家庭,又是建设和谐农村,可是自己家里呢,柴米油盐,收收晒晒,全靠我一双手,你说我能和美吗?

刘:(对肖)大山就是这么个人,就说这次洪灾吧,大水来时,他完全有时间转移自家财产,可是,他只记得挨家挨户去催别人转移,去帮别人搬东西,结果让水把自家冲个精光。

谷:这水火无情冲了也就冲了,可是上面拨来的救灾衣不准我要,救灾款、救灾粮油、农具什么的都让着别人,他怎么说?

肖、刘:怎么说?

谷:问他自己吧!(肖、刘看着李)

李:唉呀,一个村就像一个家,支部书记是家长,村民就像家中的老人和小孩,有吃的、有穿的,要先让老人和小孩;再大的困难,当家长的要咬紧牙关扛着。

谷:肖书记,你听,一个女人嫁个这样吃里扒外的老公,你说我累不累。

刘:肖书记,我们桥洞村的百姓有这样好的当家人,这是村民的福份,我求求你,千万别让大山坐笼子啊!

谷:是啊,肖书记,你把告状信退给我吧,我不告了!

肖:这信不能退!

李、谷、刘:(三人同时)啊?不能退?

肖:不能退!

谷:(哇的呜呜大哭)呜呜……(拉着大山)大山,都是我害了你,我,我不该这么小心眼,害你坐笼子,呜呜……

肖:(对谷)大嫂,你别哭了,我要把我调查的情况,附上报告一同上报乡党委和县委,要给大山请功呢!

谷:还要上报?

肖:是呀,李大山同志,心里只装着群众,把应该发给自家的救灾款、救灾物资,都省下来救济村民,这样的支书……

刘:这样的支书打着灯笼也难找啊!

众:(欢呼)吔!

——切光——

上一篇:小品剧本;本拉登专访 下一篇:2人年会小品剧本《玉兔下凡》

小品剧本;状告村支书相关的文章

小品剧本;状告村支书温馨提示:如果您对九象范文网(www.9xwang.com)有任何建议,请通过我们的网站向我们反馈,感谢各位的建议与支持!